• 陈庆军专家到我校做教师培训
  • 何健校长在2018年“庆元旦·迎新年”教师徒步活动上致辞
  • 二中喜获遵义市第二届诗词记忆大赛总决赛高中组团体赛第一名
  • 方法赚钱开展第三次冬季脱贫攻坚业务培训会
学生作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赚钱的方法> > 学生作品

一枝枯萎语文花的死前自白

信息来源:本站 | 作者:陈林枝 | 2017-04-25 | 次浏览

 

我是语文,一只将死的枯萎的花。

回忆我这一生,生于人心,在繁华与灿烂、禁锢与孤单中荡存,如今也将死于人心。可是我不甘,不愿将我一世繁华葬入泥土,还是通过那一双双靠我生活的手。如今他们自以为可由其它花来芳香前路i,把我狠心抛却,而我却被沦为一枝孤芳,无人来赏。

我的命运是有多不堪,完全扼在他们手里,生生死死,听人由命。是浪漫终究抵不过现实,精神终究抵不过物质吗?他们自以为拥有我,就可以不闻不问,可是我也会流走的。他们许不了我地老天荒,我又何必为之静守地久天长。我的命运是有多荒芜,像是一场花宴被现实残酷击散,一丈精神阳光在物质雨下黯淡……我怀念过往那些有人把我捧在手上的日子,是暖的,可以暖到八万里。

我的自由涣散的花叶,经某些人之手渐趋“合理”,还被另外一些人奉为。我对此感到羞耻,那是了解我的直截了当的通径,却只因直截了当而少了意味,我被当做一个结果,而非过程,结果只是结果,过程却有春暖花开,那才是真正的我。现在的我不再是真正的我,我的血液,它似乎凝固了,亦或是死亡了。我现在感到四肢僵硬,孤寂落寞,就连呼吸也痛的撕心裂肺——我是要死了吗?我开始念旧,我结的那些诗的种子,现在在何方?过得怎样?是否诗和远方还在同行,还是早已陷入方框。我懂得它们,诗是要在远方流的,而不是在某处定居,因为诗即流浪——我怀念着。

今非昔比,如今我沦落着,不及一芥草夫,受人轻视,受人冷眼。光景不再,流连在时间卷轴的我,似乎也快走到尽头。东山再起之势还能来吗?散了的灵魂去了哪里?我可以走走停停,让灵魂跟上我的步伐的,但是,我不能失去我。

我的容颜在泛黄,不是因为人长久的抚摸,只是我将枯萎,这是我死去的预兆。
    
我无法支撑我自己,却只剩我支撑我自己。

现在我要死了。

而杀手,是人。

他们用白绫勒住我,那么决绝,越远越紧,越远越紧……更远的时候,便是我的死期。而他们还能活着,不过会空虚,比死了还空虚。